NEWS

新闻中心

CENTER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跨境电商企业,行业格局又起变化?

2017-05-17 16:30


为了给妈妈准备母亲节的礼物,某客户在跨境电商平台上购买了一套原产日本的化妆品、两瓶原产美国的营养品以及一副原产韩国的耳饰,在浏览产品时还顺带为自己下单购入了一件原产美国的T恤和两盒原产韩国的海苔……


从奶粉到服装、电子,再到现今的食品、首饰……如今只需动动手指,那些原产于全球各地的产品便能“一键送到家”。甚至,自从有了保税区,不少跨境电商可以运行备货管理模式,使得不少海外商品能“一日达”。


“我昨天早上刚从网易考拉下单了一瓶原产美国的健安喜维生素片,今天下班前就拿到了。”在北京工作的李婷在接受《中国经济信息》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前海淘还会考虑等待收货的漫长时间,如今很多产品都是保税区内就有备货的,购买十分便捷。


对于境电商企业而言,像有些客户这样长期购买且对服务体验十分满意的消费者,是其发展的最佳催化剂,这让其即使经历行业阵痛,仍要前行。


解决拦路虎

对于中国跨境电商企业而言,2016年4月8日可谓是“最黑暗的一天”。


财政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在当天联合发布了正式实施《关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的通知》,自此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不再按“物品”征收行邮税,而是按“货物”征收关税、增值税、消费税等,行邮税税率也同步调整。


“当时简直是晴天霹雳。”一位不愿具名的跨境电商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济信息》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回忆当时情形,依然心有余悸。据悉,在新政实施一周后,深圳、宁波、郑州等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进口单量分别比新政前下降61%、62%、70%。


不仅如此,在新政实施后的一段时间里,不乏有媒体报道发出,诸如“郑州海关瘫痪,保税区一片萧瑟!”“某某跨境电商保税仓冷冷清清”……


在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曹磊看来,“4.8新政”之所以在行业内掀起了很大波澜,并不是因为跨境电商综合税高了多少,20000元的限额也不是最重要矛盾,而是“跨境进口商品按‘货物’定性,导致其‘一线’进区时需要按照一般贸易的方式来进行监管,并出具通关单。”这一限制让美妆、保健品等跨境“爆款”都无法正常进区,这对跨境电商来说,无疑似一棒重击。


另外,也有业内人士指出,“4.8新政”除了税收政策,再加上前夜发出的商品清单管理政策,初衷本是限制假货问题,却因限制太多造成企业资源流失,反倒使假货泛滥并加剧。


令市场还意想不到的是,“4.8新政”自发出后便摇摆不定,实施期间针对跨境电商的发展,多次变动,每一次都牵动着企业的心。《中国经济信息》记者了解到,“4.8新政”推出后仅两个月便被暂缓实施,直到今年3月17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宣布“4.8新政”将暂缓执行到今年年底。


具体表现为,我国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过渡期政策到期后,将于2018年1月1日起采取新的监管模式——对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按照个人物品的方式进行监管。


曹磊认为,将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的性质定义为“个人物品”,使其不再受制于一般贸易的监管,是最大的利好消息,也明确了对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暂按照个人物品监管。这也就意味着从检验检疫这块已经为进口电商打开了一道“口子”。不仅如此,他分析指出,此次表态还将试点城市从10个扩大到15个,这对于跨境电商的监管模式及安全防控都有完善效应。


“去年‘4.8新政’是‘定税制’,今年3月的新政是‘定标准’。” 洋码头CEO曾碧波表示,今年对跨境电商行业的监管标准进一步明确,有利于刺激消费。另外,他认为,在政策规范之下,正规阳光的跨境电商平台会越来越多,消费者对于海外购物的热情和信心将进一步增强,跨境电商也将步入新的高速发展轨道。



天猫国际总经理奥文宣布天猫国际未来将服务1亿新中产。



打造生态圈

经历新政坎坷之后,跨境电商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一组来自天津港保税区的消息,截至2017年4月底,该保税区累计完成跨境电商业务61.7万单,交易额1.33亿元,平均客单价达到215元,业务规模占全市80%以上。另外,目前在该保税区备案的各类跨境电商试点企业达77家,既包括唯品会、聚美优品、京东全球购等跨境电商龙头企业,也涵盖了欧贸中心等本土企业。


基于海空双港联动优势,天津港保税区的跨境电商保税备货业务发展迅速。除此以外,我国还在上海、广州、宁波、郑州、杭州、重庆这六个城市都设立了跨境电商保税区,开展保税备货业务,从而做大海外购“蛋糕”。


而与跨境进口电商形成较大反差的是,跨境出口电商产业在近一年中却进入了发展黄金期。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年(上)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显示,2016年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为2.6万亿元,同比增长30%。其中,进口跨境电商交易规模5125亿元,而出口跨境电商交易规模却达2.09万亿元,中国跨境电商出口交易额已经占中国整体跨境电商交易规模的八成以上。


在中国贸易促进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看来,如今我国跨境电商处于自发式的快速增长阶段,企业的经营模式和管理经验尚在探索。“行业整体规模大,单个企业规模有限,没有形成全球范围内举足轻重的企业,这是我国跨境电商行业的突出特点。”


这一情况下,跨境电商企业对市场的把控力、反应力和影响力相对较弱,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比较差,难以抵御市场波动的风险。因此,赵萍建议,“跨境电商企业如何依托平台打造生态圈,既是必修课,又是发展的必然选择。”


她认为,行业整体生态圈负载的相关产品和服务既包括电子商务必要的产品服务,比如物流服务、便捷支付、售后服务等,同时也应该包括消费者需要时尚、互动的需要,以及消费者作为投资者投资理财和消费信贷的需求。


谈及跨境电商行业发展面临的挑战,赵萍指出,当前规则制度日趋明朗,随之要彻底解决跨境电商行业“1.0时代”下的无序竞争问题,另外,还要对出口商品质量进行有效管控,保障中国跨境电商行业的国际形象。其次,要为引进商家模式运营的平台类跨境电商建立起规范化的商品品类管理模型,杜绝在跨境交易过程中可能会面临的壁垒和经营风险。


跨境电商要健康发展,必须拼品质、服务、供应链和综合实力。”赵萍认为,在消费结构升级的当下,我国的跨境电商行业将逐步面向高端人群,提供更为精准化及一体化的贸易服务,这也让越来越多的跨国零售业巨头和品牌商加入到对中国新中产阶层的激烈拼抢队伍中。


发力拓布局

“在跨境新政施行的一年时间中,天猫国际累计服务用户数量超4000万名。”天猫国际总经理奥文在4月18日举行的天猫国际全球商家大会上对天猫国际的用户画像加以剖析,其中大多数为年龄在24-32岁,年收入在10万淘元左右的用户。    


奥文还表示,“未来天猫国际将以服务1亿人的新中产消费者为目标。”千万不要小瞧这一数字,它大体相当于2016年中国出境游的总人数。


不止天猫,京东也在跨境业务方面有了新动作。日前,京东集团宣布设立战略部和国际业务拓展部,任命长江商学院副院长廖建文担任京东集团首席战略官,任命原乐视高级副总裁郑孝明担任京东集团国际业务总裁。


《中国经济信息》记者了解到,廖建文将带领京东战略部聚焦商业模式和战略规划研究,提升集团整体战略思维和战略组织能力,并系统性推进战略的规划、迭代、复盘和落地;而郑孝明将全面负责京东国际事务,包括国际业务规划及实质性拓展,海外市场的投资并购以及国际品牌的引进等,加速推进和发展京东集团业务的全球化。


无疑,两大电商巨头布局海外市场的关键,都是在争相抢占海外优质的品牌资源。


一组数据表明,2016年第4季度,中国跨境进口零售电商市场规模达到了957.1亿元,环比上涨37.7%。其中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网易考拉、唯品会、小红书、洋码头等领头的跨境电商企业的交易额加起来占全部交易总额的80%以上。


尽管在过去的一年中,跨境电商行业遭遇了业务量缩减、成本加大的打击,但网易考拉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作为独立型的跨境进口电商,网易考拉之所以能在行业排名中居于领先,是源于自身具有的平台优势和资源优势。”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当前越来越多的商业巨头在拓展跨境市场及业务的过程中,不再仅仅依靠自身的“单兵作战”,更多转变为与国际品牌商的强强联手。





网易考拉海购继承了网易严谨的产品态度,使其对打开国内跨境商品市场有着天然的“软实力”。



创新谋转型

与京东全球购、网易考拉、洋码头这样的领头跨境电商企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少中小型跨境电商在这一年中的日子着实不好过,一些跨境电商企业甚至大幅缩减了其在海外的跨境电商业务。


资料显示,以聚美优品、蜜芽宝贝为代表的一批跨境电商企业,在响应市场发展的号召同时,也为了应对行业变迁,默默淡化了“跨境”能力。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举措是为了应对新的税收政策。假使2018年年初确实实施了3月新政,那税收带来的压力或有可能将一些中小型跨境电商企业压垮。


“一些中小型电商从诞生之初就在依靠资本来推动发展,本身就没有成型的商业模式,肯定会被市场淘汰。”曹磊分析认为,对于跨境电商平台而言,政策的推出,税负的压力,使之受到更多供应链体系、品类等“限制”因素的影响,如果不是具备资本、资源的大型电商,也许可以硬撑一段时间,但很快便会被优胜劣汰。


毋庸置疑,新的跨境电商政策对整个行业的规范化发展具有积极效应。然而,这一“规范化”对于大型的跨境电商企业而言,是明显的优势;但对中小企业而言,压力重重。曹磊指出,“由于商品的价格优势不再、部分商品受限造成品类难以丰富等原因,使得中小型跨境电商公司对政策影响的承受能力相对较弱。”


如果盲目坚持跨境贸易,这对于一些还在发展期的中小型跨境电商企业而言,会带来致命一击。转型势在必行。


自去年1月聚美影视成立后,聚美优品便将其影视生态与全产业链进行了融合布局,此后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也不再着重强调其“跨境”概念,而是更多地对外深化其“时尚娱乐+电商”的新型商业模式。


已经在多维度有所业务拓展的母婴电商蜜芽宝贝,也在近来逐步淡化了“跨境”概念,转向尝试探索母婴产业的线下业务。如今,蜜芽不仅建成了以室内儿童游乐为主打的商超,还在医疗、教育等方面与母婴产业进行跨界融合,实现完美转型。


针对以聚美优品、蜜芽宝贝为代表的跨境电商企业转型,有观点认为,这些电商平台在今年的市场环境中趋于理性化,加之它们自身在化妆品、母婴产品方面都已形成了各自成熟的产业链,即使逐步减少了“跨境”业务,但仍可以专注于各自产品服务场景的综合服务,其平台化发展仍值得期待。


谈及跨境电商产业在今年新政下的发展,赵萍建议,行业参与者亟待找到强化自身实力的方法,只有趋于规模化、多元化才是角力市场的关键。